解密:为何Facebook必须要发力Libra?

在Facebook广告业务受限增多,收入大幅折损的情况下,Libra作为广告业务之外的增长引擎,将是Facebook开拓新局面的重要筹码。

“Facebook警告Libra可能无法发布”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了。

文章说,Facebook在最新财报中提醒投资者,由于存在诸多受限因素,原定2020年推出的Libra可能无法如期发行;

文章说,受市场接受度不够、Facebook缺乏区块链经验等因素影响,Libra也将遭受负面冲击;

文章还说,自6月正式公布Libra以来,Facebook面临的最大阻力就一直来自立法者和监管机构。

基于这些描述,Libra“发行无望”、“胎死腹中”等言论开始在朋友圈大肆传播。

看完后两个感觉——作为上市公司,Facebook对Libra例行性的风险披露被人为放大和过度解读;社交媒体时代,标题夸张的内容更容易得到传播,但“标题党”是一回事,恶意做空市场是另一回事。

对于Facebook在财报中披露的Libra风险,情况或许并非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在了解Libra面临的真正挑战之前,我们有必要先了解SEC的风险披露规定。

//

SEC风险信息披露规定简介

//

风险信息披露是上市公司为保障投资者利益和接受社会公众的监督,而依照法律规定必须公开或公布其有关信息和资料的规定。不只美国SEC要求上市公司披露风险信息,其它股市市场都要此规定。

但SEC的风险披露政策要更加严格。它要求上市公司必须披露其相关产业的业务风险、公司治理风险、政策风险、发行风险等等事项,巨细无遗。在美国上市公司的财报中,事无巨细的风险信息并不少见。

苹果、阿里巴巴、陌陌案例解读:通过3大美股上市公司风险披露,看个中细节

2019年5月,苹果公司公布了新一季度财报。在总数为46页的报告中,风险披露的部分多达10页,占财报整体近22%的篇幅。苹果在财报中提到:

“全球及区域经济状况可能对本公司业务,经营业绩,财务状况及增长造成重大不利影响。不利的宏观经济条件,包括通货膨胀,增长放缓或衰退,新的或增加的关税,财政和货币政策的变化,信贷收紧,利率上升,高失业率和货币波动都可能对公司产品和服务的需求产生重大负面影响。”

除此以外,财报还提出全球市场激励竞争、设计和制造缺陷情况、全球法律法规约束等风险因素,总计27条。

无独有偶,2014年登陆美国股市的阿里巴巴在向SEC提交文件时,也没有省略风险披露这一环节。

在2019年6月公布的最新财务报告中,阿里巴巴公司分别从行业、公司结构、监管和法律、美国存托股份(ADS)等方面进行详细分析,总共提出数字经济信任缺失、网络安全漏洞、国际法律法规影响等82条风险因素。

财报中,阿里巴巴写道:“持续投资于我们的业务,战略收购和投资,以及我们对长期业绩的关注以及维持数字经济的健康,可能会对我们的利润和净收入产生负面影响。我们可能无法维持或增加我们的收入或业务……”

由此可见,对上市公司而言,风险披露是报告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环节。

在SEC严格的风险披露规定下,上市公司会尽可能地披露所有风险信息。这种情况下,一些不太可能发生甚至近乎荒唐的风险信息也会披露出来。Facebook警告Libra可能无法发布的风险信息并不是最夸张的。

同样登陆美国股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陌陌就曾在其财报中公布过四大类风险,足足57项提示。其中既提到公司处于货币化早期阶段,收入及利润不稳定、市场竞争激烈等主要风险,同时还提到很多难以想到的细节风险,比如“我们面临与健康流行病和自然灾害相关的风险”。

因此,上市企业披露大量公司风险信息,一方面可以满足规定要求,让投资者尽可能知道投资公司股票所存在的风险,另一方面也可以规避监管机构质询。如果将这些风险信息放大并由此决定是否投资,那么股市将没有任何一只股票可以购买——因为没有任何一家公司不存在风险。

Facebook警告Libra可能永远无法发布?更多只是例行程序

事实上,对于Libra面临的风险,Facebook也进行了非常温和的阐述,使用“可能”、“是否”等词汇弱化冲击。财报原文如下:

“Libra已受到多个司法管辖区政府和监管机构的严格审查,我们预计这种审查将继续下去。此外,市场对这种新型货币的接受程度也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因此,我们不能保证Libra或我们的相关产品和服务将及时提供,或是否能够提供。我们缺乏关于数字货币或区块链技术的重要早期经验,这可能会对我们成功开发、营销这些产品和服务的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与苹果、阿里巴巴、陌陌等美国上市公司一样,Facebook此举也是遵从SEC规定而进行的风险披露例行程序。Facebook罗列出Libra项目可能遇到的各种风险,但并不意味着这些风险一定会发生。

解密:为何Facebook必须要发力Libra?

当然,作为新生项目,Libra确实面临诸多挑战。

和被过度解读的Facebook财报风险披露信息相比,财富》杂志的总结更有代表性。它将Libra面临的挑战归为四类:数字支付方面的技术问题、用户获取问题、大众信任问题和监管问题。

在数字支付方面,Facebook宣布计划推出可以使用Libra的Calibra钱包时表示:“假以时日,我们希望为人们和企业提供额外的服务,例如通过单击按钮支付账单,通过扫码购买咖啡或无需携带现金或地铁通票便可搭乘公共交通。”

但这一承诺却被前《卫报》科技编辑查尔斯调侃为“已经过时”。查尔斯指出,Libra提出的扫码支付、小额转账等功能,PayPal等现有产品已经可以满足。

至于用户获取,出于新产品初期的认知不足和使用不便等问题,Facebook也很难将没有银行账户、甚至没有手机的人,转化成自己的用户。而对于大众的信任,Facebook在过去两年一直饱受诟病。它曾因为整合用户数据而在欧洲遭到起诉,虽然目的只是想通过分析用户数据,定向推送广告。在此之后,Facebook的广告业务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上述3项挑战尚不致命,监管可能是所有挑战中最严峻的一项。但不只有Libra,任何破坏性的创新项目都无可避免。

事实上,Facebook比任何人都清楚Libra所面临的监管问题,它也一直在竭力获得监管机构的信任。在上周发布的公开信中,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一再重申Libra将配合监管,承诺“Facebook和Libra协会都计划和监管机构合作,在Libra推出前解决所有的担忧。

Libra被寄予厚望,Facebook不会就此放弃。原因在于,Libra将是Facebook在广告业务之外的增长引擎。随着Facebook广告业务遭到的限制越来越多,收入大幅折损。Libra将越来越重要。

上周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Facebook营收超过168亿美元,同比增长28%,但净利润同比下滑49%,近乎腰斩。核心原因在于广告业务受监管因素、平台变化以及Facebook加强用户隐私保护后冲击广告产品等多重因素的影响,收入大大下滑。

在监管机构放松监管、用户信任重建成功之前,Facebook广告业务收入的下滑不可扭转。因此开拓广告之外的业务收入对Facebook来说迫在眉睫。通过Libra拓展支付新业务,就是其目前最重要的研究方向。

扎克伯格毫不讳言Libra以及背后的支付业务对Facebook的重要性。同样在上周的公开信中,扎克伯格强调Libra将帮助更多人使用金融工具,强调将继续在印度测试WhatsApp支付功能,强调未来会允许用户通过一个账户在Instagram上购物、在Facebook上交易。最后,他写道:

“支付尤其令我兴奋。长远来看,支付可能是最重要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