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韭菜的各种割法(三)

项目归零是币圈最常见的一种亏损情况。

为什么老是踏坑?为什么老是遇到扶不上墙的阿斗币?如何避免?归零不是说币没有了,而是它依旧存在,只是一跌不起,趋近归零。

先求生存,后求发展,进而求财富自由,如果对币圈的各种魑魅魍魉有更多的了解,相信你会和财富走的更近,与亏损离的更远。 

昨日历史今日依旧会重演,但是你感知不到,不去回顾总结,就不知道历史下面到底有多少沉甸甸的叹息与悔恨,就如当下的状态,币圈灰蒙蒙的天。

当第一篇《论韭菜的各种割法》准备发布在一个老牌的平台时,平台审核人员回答说文章基调消极,不合适本网站。一个行业的发展,如果只宣传漂亮绚丽的外衣,对肌体的腐肉视而不见,告诉我说怎么这么臭,离远点!这样难道就闻不到腐臭?行业的发展能够健康?让行业拥有更多更理智的投资者,让行业拥有更多更成熟的投资者,才能和行业一起跌宕起伏,一起成长。

对于行业群体的心智教育是每个媒体每篇文章每个字的责任,不管你展示的质量高与低,而在于道义是否在传递。

求生存

世间的原理总是相似,不管是几十万前在原始丛林中涉猎,还是在数字货币里遨游,这里都是森林。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如何在这里面生存。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世间有丰年和荒年,币圈有高峰与低谷,明天早上还有饥饿的豺狼老虎,如何生存?

喜气洋溢是事物的表面。

这是一张值得反复看的图 


有超过一半的人因为各种空气币归零币而损失惨重,退潮后才发现99%的项目都是在裸泳。

生存第一关,如何避免购入归零项目币?

回归到问题本质,什么样的项目会归零?

目前的区块链世界野蛮生长,喧嚣四溢,各种假大空项目层出不穷,动不动就给你发一个币,承载着拯救人类的使命。


停,先问一问,发币能解决这件事情的痛点吗,用得着区块链技术吗?现有的技术解决不了吗?

之前我接触过一个号称做红酒溯源的项目,列出了种种红酒问题,说要把红酒从产地到国内进行全产业链溯源,区块链数据是有不可窜改的特性,那么,做这个事情的成本是多少?谁来为此买单?消费者?溯源信息的上链涉及到的成本是一个大问题,如何保证上链信息的质量。

问题在哪里,这个只是一个痒点而不是痛点,消费者是关心进口葡萄酒到底从哪里产出,但是没有溯源,依旧有很多渠道可以买到好品质的葡萄酒。

在成熟的IT行业里,也没有那个企业仅凭溯源而活下来,更多的是提供整体的从原材料-采购-仓储-生产-渠道流通等综合系统解决方案来为企业赋能,溯源仅仅是个小环节,有区块链更好,没有也行。具体案例可看看医药行业推行药监码的项目,有政府来强制推动,都经历了千难万难,最后由阿里承接此项民生工程。最近的区块链溯源项目不管是阿里还是京东都是雷声大雨点小,落地难。

如果用区块链技术确实可以解决行业痛点,那接下来呢?

项目方到底有没有在做事。这是一个很奇葩的问题,做事指的不是天天做群里和媒体上露脸,而实实在在的做推动产品研发。

把项目做个简单的分层,分成三等:

一等项目就是当下就能够产生现金流或产品已经拥有广泛的共识。那些你懂得。

二等项目是既有实实在在的搞产品研发,也会时时露脸吹吹牛啦啦人气,但是项目到底能够推进到那里,不知道。

三等项目是指有在搞研发,不露脸,只有紧密的社会成员知道项目进展情况,不去搞公关和社区运营。

那种只吹牛不做产品研发的项目,不管现在盘面拉的如何漂亮,注定要归零,不上桌。三等项目忽略了一个事实,区块链自带的金融属性,币民社区共识非常重要,和传统的投资会有区别,如果你发了币,如何运维好这些币民们的共识,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注意力也是生产力。

二等项目成功概率也不高,本身创业成功的概率就非常低,再加上区块链行业很早期,行业技术瓶颈困扰,应用如何落地面临的困难,叠加在一起一大堆问题,概率就更低了,前几年的那些排名全20的项目,现在还剩几个还活着。这类项目不会死去,只会归零,成为僵尸。

再接下来呢?

该如何知道项目方有没有在做事情。

对于做门面上等事情,看看新闻,看看官方推广渠道就可以了解个大概,但是对于产品的研发推进,可以去看开源代码开发速率,虽然有水分,但是对于大多数投资者来说,如果和项目方不是很熟悉,也没有住在你隔壁,基本是不了解项目的实际开发进展情况,有些项目会自己发周报,对于没有任何第三方监管来说,这个表基本都是自娱自乐。看看有第三方监管的股市报表就知道水分有多少。

最后一个

项目方的资金状况,币价低钱应该也不会很多资金储备,这个也需要看项目的资金管理能力,这个对于普通投资者是最难以知晓的情况。

总结以上情况,可以知晓,普通投资者其实非常的弱势,严重的信息不对称,可以弱弱的问一下自己,凭什么相信项目不会归零,凭什么相信自己不会亏钱?

生存问题需要思考的是如何避免过早死亡情况发生。

发展问题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在生存没有问题的基础上奔小康:如果操作,走什么路经流派的问题。

这个下一期再探讨。

发表评论